返回
常山原创
分享 搜索
>

怀念露天电影

2023-02-28 11:17:56 作者:胡志刚

关注:694次

 

2.png

 

怀念露天电影(原创首发)

   七十至八十年代, 一场露天电影带给老家乡亲们的惊喜与激动是无法想象、难以形容的。如今已过知天命的我,翻阅生活的日历,好多往事渐已模糊,唯独家乡的露天电影却常魂牵梦绕,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。

   印象当中那时有一位“美女”电影放映员不时来我地方放映电影,她时常踩着一辆破旧的单车,后面车架子两边拴着两只装有电影片的铁盒子,盒子上写有要放映的电影片名,她的出现可是我们小伙伴们欢呼雀跃的,近日有缘与她巧遇谋面,聊起了放映电影那段难以释怀的时光,内心感触良多。

   “美女”叫张明香,现已近古稀之年,原是招贤高埂村人,20岁经招聘成为招贤公社电影放映员,24岁婚嫁到湖东公社鲁里村。当时全公社只在胡家淤和上埠两个村设立电影放映点,缘由是这两个地方人口众多聚集,她与蒋建村的蒋立常俩人被公社定为放映员,分别在这二个定点处轮流放映电影,统一发她们每人每月24元的工资,经费由村集体支出,吃饭是搭伙付钱的,胡家淤人很有客情,如逢有那家结婚、生日或乔迁等喜事的,就会提前通知她去放上个1、2场电影,这种情况下东家便会热情招待自然就不用搭伙。1978年至1981年一直在村最中心的晒谷坪上公演,1982年中央一号文件确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将田分给各农户自主经营,村集体一下断了经济来源,放映点也随之移到了村礼堂内,由公演公看改为买票观看,礼堂大门边上那小小的售票口更是人头攒动吵着嚷着竞相购票,尽管是每张1、2角的票价,每场也能收上个几十元,也算是笔可观的收入,24岁延续到40多岁,从青葱到不惑的岁月都奉献给她心爱的电影放映事业,伴随她动情忘我的讲述,我也打开了尘封40余年的记忆,仿佛一下回到了童年看露天电影的那些日子,怀念它带给我的欢乐和情趣之中……

   “今晚要放电影”了,放映队到来的消息犹如一股温煦的春风,吹进了千家万户,绽开了孩子们的笑脸。村民们奔走相告传递信息,还有特意跑去通知临近村庄的亲朋好友,叫上她们一起过来吃饭观影。而像我等一帮小屁孩子总是在上午的时候就猴急地搬出自家的条凳,跑去场上抢占好位置,有放块砖瓦占位的,还有画地圈位并写上大名的,各个使出了浑身解数,而家家户户都早早升起的袅袅炊烟,也好似传送起兴奋与喜悦,老妈在灶台上翻炒着瓜籽,唯恐孩子等不急一般,炒铲声像是应征的锣声幻化成细细的私语,催促嘱咐着孩子,三下五除二吃好晚饭,兜上满满的瓜籽、花生、番薯等,怀揣满心欢喜就径直出发。天渐渐的地暗了下来,肩扛长凳手拿木椅的村民,陆陆续续从各个角落向露天电影场聚拢。虽然电影还没有开映但场地上也显得异常热闹:有旁若无人大声聊天说笑的,有责怪别人挤占位置的,也有后排吆喝前排坐下的,更加婴孩被挤压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啼声……而此时,小孩子们总会在荧幕前跑来钻去,对着电影机打过来的灯光,在屏幕上做手势、装鬼脸,一些胆大调皮的孩子甚至会伸手去摸一下放映机,而后立即开溜,虽无伤大雅,但身后不免会传来放映员的呵斥声。

   两根木竿一竖,一块幕布一拉,放映机一转,光影投射到幕布上,露天电影算是开映了。每次在放映前都会插上话筒让村干部讲几句话,基本上都是围绕当前村里农事安排、田间管理、计划生育等,各式各样水平各异,村干部讲完话后就接着放电影,“加演”在先“正演”随后,“加演”为新闻简报、木偶片、科技等,而后“正演”才开演。

   在我的记忆里,当时放的电影好像以如《地雷战》、《地道战》、《南征北战》等之类战斗片的居多,这特别符合我们的胃口,往往觉得这种电影看起来特别带劲,看到精彩之处常会忍不住叫好,日常中甚至会模仿影片中的人物相互玩耍。如在寒冷的冬天观众会冻得直哆嗦,趁在换片短短几分钟的间隙中,个个会原地跺脚,随即尘土四起满场飞扬,一片跺脚声和喧哗声,换片后又回复寂静,观众又紧盯屏幕沉浸在观影之中。

   有了好看的电影,各个村都争先恐后迫不及待的去争取来先睹为快,有时只能实行两地“跑片”的办法来解决,就是在同一个晚上两个村同时看一部电影,一村一套放映机,只有一套电影胶片,一个村先放映完第一片,接着就派人将影片送到另一个村接着放映,这就叫“跑片”。看电影的人群有本村的外村的,看了本村的再去外村看,去外村有几里十几里路的,记得曾去灰山底村看《红高梁》、何家村看《碧玉簪》、团村看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有时由于通讯闭塞情报不准确,会出现去外村赴空情形,如遇上了就看得眼冒血丝但还恋恋不舍!

   精彩时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看电影,无聊时会从银幕下方看对面的观众,彼此逗趣起哄。此契机让男女老少欢聚一场家长里短,孩子们的兴致乐趣并不在电影上,而是呼朋唤友嬉笑追逐,年轻人则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或谈情说爱或打情骂俏,更有趁着天黑趁机揩油,讨骂讨打的……

   初中因每晚要自习,只有周末的晚上偶遇放电影才能看上一场。这时看电影已不再是只满足于热闹的场面,而是懂得开始欣赏、品味其中的细节:雷锋故事让人潸然泪下,董存瑞、邱少云等壮举使人惊叹唏嘘,红军飞夺泸定桥、冀中地道战、地雷战,狼牙山五壮士等情节催人奋进……只看得村民血脉贲张,陪着波澜起伏的剧情,一会流泪一边欢呼,往往一场电影看完,有关人物和情节成为近期茶余饭后的话题,而我也都会在班里给同学们滔滔不绝地讲述,影片中许多的经典台词和歌曲张口就来,同学们听得入迷入神,戏称我为电影大王,获得感、幸福感自然也就满满!

   还记得母亲经常对我念叨电影中的精彩世界,鼓励我要发奋读书,将来到电影里出现过美好的地方去工作和生活,但至今未实现她的初衷,真乃一大憾事,就有待我的下一辈去完成吧!社会飞速发展,时代快步变迁。从露天电影到彩电,从彩电到DVD,从DVD到影城,再到数字电视、互联网,如今在家翻开频道,随心可挑选各自喜欢的电视剧。但露天电影,幕幕感人、部部铭心,那情那景那滋那味,那种心理享受是如今坐在家里,坐在豪华3D影院里无法体会到的!

   人生有诸多的悲欢离合,也有很多的不舍情结。露天电影于我们这辈人来说,是一种不可磨灭的影像,是一种难于忘怀的往事。它带给我们快乐和慰藉,就像一坛甘醇尘封的老酒,氲氤在记忆里醇香绵长,久久挥之不去,也是尘封在那个年代美好的回忆,更是一种难以忘怀的乡愁…… 

 

   作者简介:胡志刚,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人,中共党员,衢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多年来一直喜爱文学创作(散文、诗歌、随笔、游记等),并在《衢州日报》、《衢州晚报》、《今日常山》、《常山通讯》及各网络平台发表过众多文学作品。

图片

上一篇:访古问今曹会关
下一篇:千家排水库徒步游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伦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