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常山原创
分享 搜索
>

胡志刚:代课的那些事(原创首发)

2023-08-11 17:02:58 作者:

关注:537次

 2.png

 代课的那些事(原创首发)

胡志刚

    岁月的潮水冲刷着我的记忆,这世上许多的人和事都在不经意间,似黄鹤般的“一去不复返”了。近日偶尔翻阅到一张初中代课时我与学生毕业的依稀合影照,凝望35年前照片上那一张张率真无耶的学生脸庞,一个个端庄稳重的老师面容,幕幕往事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来。

所谓代课教师,顾名思义是指在农村学校中没编制的临时教师,又称教师中的“农民工”。用于填补学校里暂时空缺的岗位,没有任何的"名分",待遇与公办教师有着天壤之别。即便如此也都默默耕耘任劳任怨,在特定历史阶段,代课教师为维系义务教育承担着历史责任,所起作用不可小觑。

那时的我刚高中毕业,第一年参加高考,因离录取分数线相差1.5分而失之交臂,父母鼓励亲戚打气,不必灰心来年再考,于是乎潜下心来埋头苦读备战高考,可造化弄人,好不容易等到揭榜之日,考试成绩还算理想,却因填报志愿一不小心未被录取,与大学“象牙塔”又擦肩而过,不怨天不怪地,只叹自己“蒸馒头不蒸气”。此时父母亲戚仍照旧勉励鼓劲,劝慰我再去复习以期“东山再起”。

那年18岁的我已略微懂事了,考虑当时家中兄弟姐妹有四个,仅靠老爸一人辛苦劳作供我们读书,内心愧疚过意不去,便主动提出想去代课,边教书边复习寻机再考,一来可减轻家里负担,二来也不会荒废学业,可谓一举两得两全其美。

清楚地记得是在1988年的9月1日开学之日,我光荣的成为一名“人民教师”,虽说是代课的,但心中幸福感还是满满的!

那一年,当我怀着忐忑而又兴奋的心情站到三尺讲台上时,万没想到,我人生中的教师生涯会从这里起步,摇摇晃晃就是三年。

在一个群山环绕,山路纵横的偏僻小山村里,有座名叫湖东初中的学校,它坐东朝西,西大门的正对面是老205国道,对称的南北两边是各4个教室,教室中间一边是学生宿舍,另一边是教师办公室,初一、初二每个年级各3个班,初三2个班,东边一排是教师宿舍,东大门出去是大操场,右边的小山坡有座公厕所,由西大门向北方向约摸走150米的茶籽山坡就到了厨房,厨房的对面也有5个教师宿舍,紧挨厨房的侧边是4个学生宿舍,厨房走出沿台阶下去有一口水井,我们经常在此淘米洗漱,那时候水井里的水是甘甜的,教师宿舍是单独的,学生睡的床是上下两层的,学校的整个布局大致也就这样。

回忆从起点开始,看着由浅入深的脚印,发现自己走过的是一条苦乐相随、单调充实并存的轨迹。刚参加工作时的学校,那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土坯房,质朴、宁静、温馨,缺了角的乒乓球台,操场上简易的篮球架,晚办公时的声声蛙鸣,喷香的蒸米饭,亲如一家的人际关系,一股脑儿的从记忆深处冒了出来,充满诗意地沾满了我的键盘。

在这里,家长淳朴善良,教师谆谆教诲,学生童心剔透。学校没有高大上的目标、拼追赶的压力,有的只是像农民一样的朴素实干,春风化雨顺其自然,大家每日都认认真真的备课上课批改作业。在那段真实而快乐的时光里,心中带着对未来的憧憬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听孩子们充满乡音的朗读,看孩子们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睛,享受着上课前孩子们异口同声叫出来的“老师好”,感受着他们生命的活泼健康成长,可称得上是惬意无比!

记得那时有8个班,九个公办老师,四个代课老师,除了校长、主任,人人都得全天候教学,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英语、自然、美术、音乐等,根据个人专长安排相应的学科,一般每天上午下午各教二节课,但从不会说累,倒感觉挺充实。办公条件简陋,所有的资料靠油印,刻钢板是基本功,我曾一晚上刻出八张蜡纸,那铁笔摩擦钢板的声音,听起来简直是“如听仙乐耳暂明”,爱好书法的我,刻出来的蜡纸总很受师生欣赏,为此心中不免沾沾自喜。寒暑假期间还要家访,迎着晨曦微露出发,在黑夜的狺狺狂吠声中回校,享受着游走于稻田和学校之间的那种美妙感觉。遇到下雨时的集训,穿着胶鞋要往返走上二十多里泥泞不堪的乡间小路,硬生生地锻炼出了顽强的意志和健全的体魄!

任教期间我一直做着班主任。有一年的开学那天,我兴冲冲的接待学生和家长,可没有想到的是,我面对的是被重点学校挑选后留下的“烟垢”学生。看到孩子们倍感失落的眼神,家长们心有不甘的抱怨,想起同样命运的自己,那一刻,激起了我强烈的自尊心和责任感,我暗下决心,要拼尽全力把他们送到理想的学校中去。为了实现目标,我丝毫不敢懈怠,对工作怀着一颗敬畏之心,从早到晚都与孩子们摸爬滚打在一起,恪守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的朴素常识,每天忙碌于教室、寝室间,行走在学生的心灵里,除了吃饭、睡觉,几乎把其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研究教材、教参、上课、辅导学生上,注入情感且行且乐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初三毕业考试结束后,我所带的班级,竟然有12人被县重点中学录取,这可是破天荒的,因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记录。说实在话,现在我的大脑只要触摸到那些日子,就会勾起许多令人刻骨铭心的细节,时不时还会有孩子冷不丁的从记忆深处探出头来,像当时一样微微的笑、羞涩的笑、憨憨的笑,我也会报之以欣慰一笑。

尽管是代课的,我们对待教学可是用心的,会慎终如始地地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,互看互学教学相长,相互促进共同提高,对班里的每位学生倾注犹如父母般的热情与关爱!还经常会向公办教师讨教,观摩他们上课。教物理的程商其老师衣服穿得笔挺,上课也像穿衣般中规中矩,教数学的朱毛乃和徐立民虽烟瘾特重,上起课来却从不含糊,教语文的俞正阳老师,年龄和我们相仿,课可上得抑扬顿挫,校长琚振华负责牵头抓总,教导主任虞秀德抓具体教学工作,他俩都是运动健将,投三分球那叫一个准,教地理的张少丰老师给我印象最为深刻,高度近视的他,备课时鼻子几乎帖着课本,上课时整个上半身紧挨黑板写字,可怜又可敬!

在紧张严谨的教学之余,我们也有活泼开心的时候。那时学校里的代课老师除了我,男的还有徐绍行,女的有王宝珍、严舍仙三人,王宝珍已有一女儿,我、徐绍行与严舍仙还未婚嫁,我们二男二女虽说是代课老师的身份,工资每月才60元,如当班主任则另有20元的补帖,与公办老师的每月2、3百元相比,可谓是"小巫见大巫",微乎其微捉襟见肘,但没一个人会愁云满面怨天尤人,都是乐天派每天都会自找乐子。王宝珍情形特别,每天除上好课外基本上忙着带孩子,教英语的她偶尔会用English与我们插科打诨,严舍仙穿着打扮讲究,学生们有点怕她,就像她的名字里带有“严”字,上的数学课特严肃,记得那几年刚好流行毛阿敏的《思念》,她每天哼着“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,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”,夏天穿着一条花裙子的她,摇呀摆啊就像只快乐的蝴蝶,徐绍行上地理课我上语文课,有点调皮捣蛋,时不时地会在一起研究“吃”的话题。

如我们经常会在一起聚餐,方式一种是年龄从大到小或以从小到大轮流,另种是采取抓阄的方式,事先用小纸团做好阄,写上10元、5元等不等金额的数字或标注免费的文字,抓到那张纸团就出相应的份子钱,抓到免费的纸团无需出钱,出钱者会怪自己气背手拙,免费的则窃喜不已。有时还会利用中午饭后的课余时到学校的周边稻田或水渠里捉泥鳅、黄鳝、小鲫鱼等,把水渠的其中一段一边筑泥坝拦截,水从另一边汩汩流出至干涸,一会儿各种鱼虾就会活蹦乱跳,三下五除二就悉数收入笼中,而后由男的去采购酒及花生米或咸面川等,女的点上煤油炉烧菜做饭,一阵瞎折腾便大功告成,再配上几斤黄酒,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乱聊一通,这意境那情趣不可言喻无与伦北!

人的命运,永远被某种更大的情势所裹挟,浮或沉,都不由自己决定。

魂牵梦绕的湖东初中最终于2008年因县教育局的乡镇教育资源布局之需被撤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湖东小学,整个学校也被推倒重建了,泥坯房已被崭新的钢混结构楼房替代,而曾经的公办教师中有几个业已去世,健在的颐养天年,逝者已矣生者珍惜,代课老师中王宝珍、严舍仙二人后有幸转为公办教师,我也饶幸参加乡镇工作至今,唯一只有徐绍行还保持着务农的革命本色。

庆幸自己曾教书育人为人师表,在广阔的田野上播种过希望,像母亲一样给予稚嫩的生命以爱的滋养,为渴望飞翔的童心插上梦想的翅膀,在蓝天白云下一同编织金色的梦想!梦想照进现实,将会一直照亮我今后人生继续前行的方向! 

 

微友兵哥:记忆中的你幽默风趣勤奋好学写得一手好字!时光如梭,不知不觉几十载就这样过去了。好久不见,今拜读你的文章,记忆犹新!

上一篇:千家排水库徒步游
下一篇:胡志刚:心心念念老家代销店(原创首发)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伦

相关阅读